一首既有生活味又有人情味的边塞诗千百年来感动了无数人

公元749年,大唐边塞诗人岑参告别了在长安的妻子,踏上漫漫征途,西出阳关,奔赴安西上任。途中,恰逢一故人返京述职,两人相见,互相寒暄,得知对方久出始返,想到自己此去遥无归期,不免伤感。为了安慰家人,岑参请他捎封家信回长安,报个平安。并写下了《逢入京使》一诗。

诗的大意是:向东遥望回家的路程又远又长,我的热泪不住的流下来,沾湿了袖子。在马上与你相遇无纸笔,就请你捎个口信告诉我家人说我平安无恙。

功名只应马上取,真正英雄一丈夫。(《送李副使赴碛西官军》)建功立业,报国杀敌是岑参的理想,所以,他主动请缨,奔赴边关。但是,思念家乡、思念亲人乃人之常情。因此这首诗中所表现的对故园和家人的思念,是真挚健康的感情,虽然调子不怎么高昂。但并非消极的、悲观的,惟其真挚自然,发自内心,才更加感人,更具有震撼人心的艺术力量。

首句故园东望路漫漫是写眼前的实景。故园指自己的家乡,东望点明家园的方向,也说明自己在策马西行。路漫漫三字,说明离家之远。诗人辞家远征,回首东望故乡,只见长路漫漫,平沙莽莽,真不知家在何处?漫漫二字,给人以茫茫然的感觉。下句双袖龙钟泪不干写思乡的情状。思乡之泪,横流不止,令人叹惋。马上相逢无纸笔句,逢字点出了题目,在赴安西的途中,遇到作为入京使者的故人,彼此都鞍马劳顿,此时交臂而过,一个继续西行,一个东归长安,而自己的妻子也正在长安,正好托故人带封平安家信回去,可偏偏又无纸笔,彼此行色匆匆,只好托故人带个口信,凭君传语报平安吧。这最后一句诗。处理得很简单,收束得很干净利落,但简净之中寄寓着诗人的一片深情,寄至味于淡薄,颇有韵味。

应该说,此时,诗人的心情是复杂的。他一方面有对帝京、故园相思眷恋的柔情,一方面也表现了诗人渴望建功立业的豪迈胸襟,柔情与豪情交织相融,感人至深。“马上相逢无纸笔,凭君传语报平安。”这两句尤其具有感人的艺术力量,它提炼出了特定环境下的典型情节,既自然、合情合理,又别出心裁,这个典型的的生活镜头,有浓厚的边塞生活气息。马上相逢的情节,很有军旅生活的特色,描绘出彼此行色匆匆的情景,因无纸笔而用口信代家书,既合情合理,又给人以新鲜之感。

这首诗语言自然质朴,不假雕琢,好似信手拈来,随口而出,既有生活味,又有人情味,清新隽永,耐人寻味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